ARS LONGA VITA BREVIS

两个世界01

BG向/超现实向

#夕阳下

无法言状是不是很悲伤、很绝望,但就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要求我必须生无可恋一样,我拖着未愈疼痛的身体恍恍惚惚站上跨江大桥栏杆。

我所遭受的,以前不曾觉得委屈、心碎的一切,突然变成一把把尖刀割裂我的心。很奇怪,感受到那一阵心痛时我才像真正活着一般,就像无痛症患者突然感知何为疼痛,却让人有一种“总算完整了”的感觉。这些年我好像对一切不公平的待遇无限宽容,对周围的一切温柔相待,即使最亲近的人们伤害了我,即使遍体鳞伤了也不知为何,睡一觉醒来就会很轻易地将那些事情翻篇,那些,如果是别的普通人一件都不能承受的事情。我突然意识到“松野空松善良到不真实”。我的心态不似从前,也许完整的情恨在心中觉醒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夕阳啊......


#我在哪?

“啊!!!空松就这么死了吗!!!”

吓得我差点把手机都扔了。这一期漫画的最后一幕,就是空松站上跨江大桥的栏杆,准备投水自尽,由于在他经历过被兄弟们无情抛弃和伤害后心理防线最终崩塌。现在还没有给出确切溺亡的画面,虽然画到这里留了白,但我知道,空松一定会死的......

《小松先生》是最近很火的漫画,是几十年前《小松君》的复活续作,里面的一个人物,松野空松,松野家次男是我生命第四大要素。自追这个漫画以来就被空松的魅力牢牢套住,我走火入魔般地把一个漫画角色当做活生生的人,即使被周围人一致认为脑子有泡也觉得空松是全世界最美好的男人。他那么温柔,那么善良,那么苏,各类衍生更是帅到令人窒息,他的好不是一两句就能说明白的你们都懂得吧全体空松girls!但是,这个作者......好吧,就是我爸,由于健康原因,早就表示过,会加速结束这部漫画。结合我爸以前发过的几条带有暗示性的推文,如果没猜错,主角们将陆续以黑色幽默的方式结束生命。只是我没想到我爸这么快就付诸行动了,而且第一个死去的人就是我最爱的空松。那条推特的插画我记得,空松的耳朵里跳出一只小鱼,这就对应空松将溺亡。

我爸是出了名的编剧不按套路出牌的漫画家,也喜欢在剧情中使用黑色幽默,从爸妈离婚,他离开我们独自生活以后我就更难理解他的精神世界。此刻就是不能理解,提前结局就提前结局咯,为什么偏要弄死笔下的角色们。

“空松girls这么多,肯定会被人寄刀片的。”

我翻了翻最新话的评论,有关最新话的推文,松沼已经陷入失控状态。这一系列爆炸性的话题评论看得我都有点头痛,将手机放入口袋准备下车。

然而这是哪里,我下车的地方不应该是xx驿吗?还有,现在是晚9点,哪来的夕阳???这很诡异,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突然感到全身疲倦,直冒冷汗。

现在这里是一座跨江大桥,映入我视线的,前方十几米的地方,有人站在栏杆上,看样子像是寻死的人。

“喂!你!别站在那里,危险啊!”

那个人并没有做出反应。我走近他的时候看见......那似曾相识的,蓝色卫衣。

“空松?!”

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的名字。因为这个夕阳下的大桥,在大桥上准备投水的青年,和漫画最新一期最后一幕,一模一样。从刚刚在每日相同的站点下车却看到与平日全然不同的光景,看到不符合时间的晚霞天空时,我已经怀疑我是不是进入一个其他次元,而且这种真实又飘渺的感觉绝不是因为我重度中二病引发的妄想症。当然,这也不是是梦境。

总之,他回头看了我,表情里带着极大的诧异。当看到他的脸时,我已经能确定,他就是松野空松,就是那个我最爱的漫画角色。在红色霞光的映衬下显得很好看。

他依旧不说话,我也变得焦虑,总之,应该把他劝到安全的地方吧。

“空松,松野空松......快站到安全的地方,来吧。”

我本能地对他伸手。然而是正常人都会出现戒备心理。我能理解,此刻的他情绪不稳定,本身也是个内心敏感的人。

“你是......?我们不认识吧?”

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他的说话声音富有磁性,那么好听。注视我的眼神里带有深深的疑惑。

“是的,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应该说是熟知的那种。而且......而且我很喜欢你!”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心脏已经跳得很快了,双手迅速捂住滚烫的脸,兴奋地在原地跳脚,职业迷妹的特征外显了。其他空松girls,对不住你们了,我先表的白!

再抬眼看空松时,他的神情中多了紧张和害羞,少了一点戒备,也许会觉得我是个奇怪的人吧。脑中自动复习一遍漫画,我继续对他讲。

“我真的很喜欢空松君。喜欢你的帅气的眉毛,喜欢你挽起袖子的习惯,喜欢你戴墨镜的样子,喜欢你说的那些华丽的辞藻,喜欢你拿情书钓鱼的样子,喜欢你穿着很痛的衣服在外面耍帅,喜欢你在屋顶弹吉他与十四松唱和,还有你的浴袍,你的大金链......”

空松听得很入神,随着我说的越多,他越是露出惊讶的表情。他会不会认为我是个跟踪狂呢。

“其实我最喜欢空松君的一点就是你的温柔。你真的是我所见过的最温柔的人呢,对身边的所有人都很好,像大海一样包容一切,愿意无条件地付出,还生怕伤害到别人......就是这样的你啊,如果你在这里轻生了,你的父母会悲伤,你的兄弟们,成了间接杀人犯,你看,他们会一辈子带着愧疚直到进入墓地,你希望如此吗?虽然有时候他们很过分,但,你们确实是六子同心,都是彼此不可分离的存在,我一个外人都能看得出来。所以,空松君,快站到我这边来,然后,原谅他们吧......”

我看见空松的眼中打转的泪水终于承受不住负荷,像六月时雨一样掉落。

“我可是个希望空松君能有happy ending的人哦~”


#有人希望我有个happy ending

居然还有人这么在乎我的生死,还莫名其妙地表白让我感到非常意外,而且,她像是对我的生活和家庭了如指掌更是谜,明明是完全不认识的面孔。骗子吗?跟踪狂吗?如果是那样,我有什么好图的呢。而且直觉告诉我,她不会是个坏人。

笑得真好看......她是天使吗?专门来拯救我的天使吗?

我看着她被夕阳染红的玫瑰色笑容,像勾了魂一样从高处走下来。

“我该......怎么称呼你?”

只见她愣了十几秒,终于说出自己的名字。

“你叫我......momo好了。”


#我用非医学的手段救了人

我的嘴遁生效了。

“太好了!太好了!”

我扑过去抱住了他,他趔趄着往后退了一步,腰被护栏抵住,双手不知要放哪里。我能感受到他的心跳,我们俩的心跳。我的命,我的爱,我亲自守住了!此刻我的心脏都要炸开了一样!

“欸......?你这是!”

“啊,抱歉,是我太激动了。”

我立即撒手跳开,果然这样投怀送抱也是太轻浮了吧。但是看着他无比慌张的反应和炸红了的脸庞,觉得超可爱。

我也不知为何会出现这种体力耗尽的感觉......我踉跄着差点倒地,被空松及时扶住。

“怎么了girl?身体不舒服吗?”


#过夜


“伯母您好。”

“哦哦......空松的朋友呀?”

果然,空松的妈妈一脸惊讶,然而很快,露出和蔼的笑容。

“是的妈咪。”

“实在抱歉,打扰到您了。”

“哪里哪里,不要这么客气,快进来~”

“其他人呢?”

“不知道去哪里瞎逛呢,还没回来。这都饭点了。”

“那我先带她上去啦。”

“待会一定要下来吃饭啊,还有空松的朋友。”

“嗯嗯,谢谢您。”


“他们平时就这样,喜欢出去乱逛。来,这里是我和brothers的房间。”

“嗯,是你们的活动室兼卧室。”

“momo酱,关于我和我家,你怎么掌握这么多?”

“这个......我可以保密吗?”

见我面露难色。

“既然这样,好吧.......你应该是住在天上俯视大地的天使吧,所以你都知道吧~”

他说我是天使,他知不知道自己超会撩妹?他长得这么可爱,这么温柔,这么能撩人,为什么在这个世界没有女孩子喜欢他呢?!估计真的是诅咒一样的设定吧,就如同他们永远脱不开尼特的身份一样,就算六胞胎有实力大干一番。

“你已经说得很接近了呢~”

“难怪你在人间没有住处。”

在这个世界里会出现很多非常规的事情,比如花朵会成精,困扰过空松一段时间。也许因为这样,空松可以接纳我是非人类的情况吧。

“来吧girl,这些被褥和枕头几乎是新的,今晚只能这样将就了。怕你会介意.......”

“当然不会。”

“那先躺下休息吧,你看上去虚弱又疲倦。到了吃饭时间我再叫你。”

“嗯,好。”

评论
热度(1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