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LONGA VITA BREVIS

太阳的后裔15

在这一段时间里和医生们私下交谈和秘密询问时没有任何一个医生提出过食人种有救说,但如今只有她说“可以”,当时还主动射杀食人种的她。这真的是“如果不说破我们还能做朋友”系列...原本没有想拿战友的死亡过分迁怒阿瑞尔,可以翻篇不提,因为过世的人成为过去式,阿瑞尔却是他今后也要相处的朋友(?),但在两人关系重新近一步的时候突然补了这么一刀。然而他没心情继续追问怎样才能治疗食人种。
“你...喝醉了?”
“不。我酒量好着呢。”
“那我们走吧,你看上去很累,得快点回去休息。”
空松走到阿瑞尔的身边,指尖轻轻触碰了她的肩膀。
“反正回去后还得继续做实验...”
她抬起脑袋一脸正色的又端坐在椅子上,好像暂时没有离开厨房的想法。
“你也觉得这次变异种事件有些蹊跷吧?”
“有吗?你对这件事有了解?或者对这种病毒...”
“总之,我觉得要有大事发生,我们都得小心...”
这番话更让他倾向于相信食人种病毒是内祸。虽然其中的玄妙尚不明朗,但如果是关于生化武器的负面事件,那也应该是生化部队脱不了首要干系,有核心研制权责的蛇组更是如此,但不知为什么会用上“我们都”的语句,难道就是因为空松所在的部队也一同参与清除任务所以一旦事情往坏的方向发展就要和生化部队一起背锅?
话说回来,阿瑞尔是蛇组的成员,也就是说她不仅仅是被批准参与实际战斗的军医,还可能是蛇组内部生化武器研制团队的技术研究者,因为早感觉到她似乎对病毒有着专业性质的了解,她自己也说她是要做实验的。双料医生、战士、科学家?才不到30岁的她就能同时做到这么多,是天才还是传说当中成功的“程式人”,有点正体不明的家伙...
程式人,是指被植入他人记忆或某些现成技能的人类,因这几年这项技术尚不成熟很容易引起实验对象的精神污染最终会精神失常,十四松当时接受的人体极限强化实验中应该就有这一项,很大可能性,这就是最终致使他精神失常的一项。
这时候有人进来,居然是尤利卡。
“唔,好浓重的辣椒气味!”
尤利卡闻到辣椒味似乎很不悦,她是皱着眉头且轻捂鼻子的。
“你怎么来了?”
“啊~我是来取东西的,顺道要给你送药来着,因为刚才你说外用药用完了。没想到你在这里。”
“谢谢你费心。”
尤利卡将一个盒子轻放在桌子上。
“那...再见了。”
她走了。让空松不解的是,作为医生同事,她们俩居然不相互打招呼,看来关系是有点问题。
“哟,你不会是跟她搞上了吧?”
“额,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被我家可爱的cousin看上了那基本上就是奔着结婚去的。从她的眼神和表情上看,根本掩饰不了对你的迷恋。”
“你家cousin?”
“嗯,是我妈妈的弟弟的女儿,比我晚生那么几个小时。她可是我见过的最最执着的人呢。”
原来她们互为表亲,但姓氏却相同,阿瑞尔是随了母姓。既然是表亲还不一起过生日,这层关系...
“你们为什么互相无视?”
“因为她比较讨厌我。”
“为什么?”
“因为她极度讨厌辣椒哦~她讨厌辛辣的味道,尤其是红辣椒。”
这充满玩味的语气,不像理由的理由,被表妹讨厌的表姐,真真假假。讨厌辛辣,难怪尤利卡刚才几乎没碰芥末。
“和她交往的话你需要知道,她是个非常争强好胜的姑娘,但也比较好哄,让着点就没事了。哦,还有,结婚的话你可能还得入赘。”
“你这是在给你的表妹助攻?”
“让她早点结婚,我就少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竞争对手啦哈哈哈——”
空松心中默念一句:“这家伙是笨蛋吗?”
“可是很抱歉,我对她没什么感觉...”
“如果她对你穷追不舍的话,你还会像以前那样接受吧?以你的作风。”
“不会再有第二次了,那是年少不懂事,这样做也不是对待尤利卡那种优秀女子的正确方式。况且,我有喜欢的人了。”
“好吧好吧,很遗憾我和她关系不好所以无法转达你的想法,不过祝你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我们走吧,回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空松思量着,果然还是和阿瑞尔走在一起没有束缚感,可以没有非常正式的装束,说话也不用太端着。
“我说你们有些医生啊,就像是‘知法犯法’。”
“说我不会养生不会照顾自己咯?”
“我看你好像还带着风热感冒。”
“我有病你有药吗?”
“医院难道连治风热感冒的药也没有了吗?”
“倒不是。”
其实是阿瑞尔并没有明说,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最近免疫力会突然下降,私自做过检查也没有发现除了感冒感染了什么病。
空松从包裹中拿出一盒东西递给了阿瑞尔。
“噢?是红参液?”
“嗯,拿着吧,你看上去免疫力低下。”
“谢谢。”

评论(1)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