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LONGA VITA BREVIS

太阳的后裔14

几口清酒下肚后尤利卡好像变得更有兴致讲故事了,空松听着她讲她认为的“尤利卡与空松”的小插曲,主人公其实是自己的弟弟一松,这种错乱的感觉也是有些奇妙。叙述中能听出她对当时即使是一面之缘的“空松”也颇有好感,这让他倒是很欣慰有人欣赏一松,还是这么拔尖的姑娘。虽然是弄错了人,还是不要说破的好。
后来,彼此分别得匆忙,加上很快地,她也因为大学的安全问题离开西海岸去南部的分校读书,就再也没见过他,社交账号也找不到有关“空松”的什么。然而此后有了灵感画出标题为“猫少年”的自绘漫画,如是说。空松饶有兴趣地打开她的推特主页,《猫少年》的画风与《欢乐树的朋友们》颇相似,主人公是个内向但内心戏很足的穿紫色卫衣的小黑猫,脑中恍然再现多年前那个还不讨厌空松的一松。暗暗感叹:“我弟弟真有这么可爱?好像是。”
对他来说这是一顿无酒精晚餐,也由于外出时间限制,晚餐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
宿舍大院门口。
“谢谢你,很高兴和你共进晚餐。”
“哪里,是你请的,应该由我说谢谢才对。”
“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因为不想一个人过生日才约了你,谢谢你的陪同。”
4月7日,隐约记得好像还有人也是这天的生日。
豆豆子给空松寄了一箱包裹,是一些在此地暂时买不到的药品和零食,果真觉得长嫂如母。东西暂时放在后厨。
换了一身衣服来到厨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在这个时间使用军队厨房烹饪,原来是阿瑞尔,她的脸就像那次住院时看到的那样憔悴。
“嗨...”
“噢,是你啊。来抓我去军事法庭了?”
听说话声音是感冒了。
“那倒不是。你在开小灶?”
“好歹也是个中尉官,进个厨房有问题?”
“不,我是想说,你为什么不让炊事兵直接给你做?”
“不想麻烦炊事兵,碰上纠察他们就是冤大头。”
“听说你手臂受伤了。”
她轻轻抚了一下左手臂。
“嗯,有一阵了。在登陆波江之前就...”
也就是说那天拉住她训话时已经是受伤状态,抓的还偏偏就是她的左手臂。
“那天你拉了我的手臂结果伤口又裂开了。我很不爽。”
“实在对不起。作为谢罪,我代替你下厨吧。”
“好啊,但是绝对不准你糟践食材和调料。”
“放心吧。”
只见他从包裹取出饮料放入冰箱后,照着平板上的食单,娴熟而有条不紊操作地起来。阿瑞尔搬来椅子坐在一旁做现场监督和指挥,很专注地看着空松下厨的身影。
“噫,放这么多辣椒当真可以吗?”
“你觉得四川菜不放那么多辣椒能吃吗?”
“我担心妨碍你伤口愈合啊。”
“放心吧差不了那几天,我想刺激一下麻木的味蕾。”
“麻木吗?因为人经常要被寂静和孤独缠绕,你也是——”
好吧,这句话被彻底无视了,阿瑞尔在拿着平板打游戏。
当整个后厨飘逸着中华料理店的气味...
“嗯,闻着好像是那么一回事。”
“那是当然。”
阿瑞尔看到他过分自信的神态反倒有些不信任,但试吃后的第一反应是“wow”,瞬间觉得空松这个人在厨房就是闪闪发光的。
“这么赞的,你不吃?”
“我吃过晚饭。”
“如果你没有当军人应该就是去当厨师了。尝不出和唐人街川菜馆的有什么不同。”
厨师是阿瑞尔推荐给他的第二个职业。
“我的一个战友是华裔,他家经营川菜馆。是跟他学的。”
“诶?介绍给我吧,我能跟他学吗?”
“他...上次在波江牺牲了...”
空松无言地收拾起厨具,这句话之后阿瑞尔也有那么几秒是沉默的。
“难道...是被我射杀的那位?”
空松只是点了头。心想,为什么偏偏要说出来。他从冰箱拿出饮料给她倒了一杯。
“葡萄酒吗?”
“还想摄入酒精?替你的伤口默哀(笑)。”
“是葡萄汁啊。没关系,我还有一小瓶伏特加。”
她喝掉一半的葡萄汁再倒入伏特加。
“这样混着喝也蛮好喝的。”
“简直是任性而不羁的人生啊...”
某些瞬间突然觉得她像极了小松。
“生日天不喝酒那还算生日吗?”
原来4月7日也是她的生日,所以晚间来厨房自己给自己加餐。
“好吧,生日快乐啊girl。”
吃饱喝足之后的她因为辣椒嘴唇变得鲜红,因为酒精脸庞恢复了一些血色,看上去胜过任何妆容地美,空松不由自主地走近她,多看了几秒。然而她就像吃累了似的暂时伏在桌面上,也许是因为感觉到被注视的眼神...
“其实...变异成食人种后是可以通过治疗恢复的...”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