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LONGA VITA BREVIS

太阳的后裔11

地点,波江岛南部城镇,废弃状态。通讯状态,差。
持续三天三夜的攻防坚守,石鲸岛成功回归防卫线以内后立即以乘胜长驱之势对敌军进行猛烈追击,直至来到波江岛才发现根本不留有停步喘息的境地。空松等人所属的陆战部队抵达波江时约为下午4时,最初判断,作为军工基地的波江被攻略并遭到敌军的地毯式轰炸变成一片废墟后,投放了放射性或杀伤性武器被直接弃城。经勘察基本确认为空城,很少在地面上看到完整的尸体,倒是能看到遗落的肉体残片和血滩。防化分队观测报告此地尚无放射性污染,另外由于设备与环境限制无法在短时间内给出生化测试结果,必须要等到第二天。结束巡城勘察任务时已日薄西山,未回归海岸集结地的士兵共十一人。这一大片灰蒙蒙的废城中似乎还暗藏着从未接触过的杀机。
“无法联络吗?”(空松)
“是。七人几乎在同时完全失去联络。还有四人在返回途中,但他们不属于同一小组所以对失联的七人并不知情。”
“看来空城是假象。刚刚只是摸清我们的兵力。”(空松)
“这群老鼠八成是要打游击战,陷入游击的死循环就麻烦了。”
“是不是游击反正这里已经成为废墟,我们人齐了就撤,剩下的交给空军来尽情炸好了。”(空松)
“这不是重点,重回城内可能会陷入伏击,没问题吗?”
“救人要紧,会小心的。”(空松)
空松率领两个班的兵力返回城展开搜救行动。部分地段已经损毁到城镇边界都看上去更模糊,几杆侥幸留存的歪斜太阳能路灯居然还会亮,倒可以成为引路地标。正当他们在这个寂静岭里世界一样的场景中,向着并不稳定的灯光前进时,空松从通讯器听到一阵极不稳定的声音,刺啦的干扰音里夹杂着凄厉的惨叫声和什么东西被扯裂的声音,虽然不敢往那方面想,但第一时间让人联想到的却是骨肉拆离的声音。对方在歇斯底里地嘶喊着,信息传达不是很清楚却能理解传达其意义是“不要过来”和“人吃人”。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听到的最惊悚、最诡异的一段声音,就如同是从地狱空间传来的那样。战友深陷生命危险同时告知这样匪夷所思的信息让他精神高度紧张,定位一直失败,急迫地追问地点最终却得不到任何回复。
空松使自己迅速恢复冷静状态,带领队伍继续深入城镇,一路上的光景就如同正在为这群人慢慢撕开血淋林的恐怖漫画包装,展示什么叫做真相,早在城镇边缘看到的一星半点的肉体残片和血滩原来这样被串联起来。一个,两个,三个...被什么野兽比如鬣狗啃食过一样的,把哺乳动物身上最好吃的部分全部啃完后的,人类的尸骨堆,构成了一幅巨大的宛若阿鼻地狱的惨烈画面。人吃人?这是人为?极为不可思议。从尸骨的身上的衣着可以看出有普通的当地居民,也夹杂着敌军,然而尚未看到失联士兵的尸体。前方,路灯没有照到的地方明确有一个活动的生物体,向这个方向缓慢移动,全员进入警戒状态。
“别开枪,自己人。”(空松)
显露在微弱的灯光下的是相同的军装,全身就像被泼过血液一样沾染了浓重的血腥。空松走近几步,然而最令人不安的是其手上和嘴上的血渍,还有其变得难以言状的怪异气场。然而惯性推动他再向前走几步,当他听见一个人类发出野兽一样的喘息声,看见昔日朝夕相处的战友熟悉的面庞上嵌着血红发黑的双眼的那一瞬间才发现这片地方出现的不得了的事情就是他所为,原来传说中的食人种病毒确实存在。然而意识到的那一刻为时已晚,对方已经向他发动攻击,准确地说应该是猎杀行为,背后的士兵全员作出射击准备,空松却毅然命令禁止开枪。了解到他的用意,其他士兵收起枪企图活捉这个变种士兵。
“杀了我吧!快逃!来不及了!”
他的理性意识稍有恢复,却在爆发的猎食冲动边缘痛苦地徘徊,夺过其中一名士兵的军刀企图自杀但由于情况混乱几刀下去无法成功刺中要害最终变为自残,眼泪混合着血液浸湿了扭曲的面部,苦苦哀求其他人弃他而去,因为这个地方还藏着大量变异完整的食人种。
“冷静,兄弟,我们一定要一起活着回去!活着回去就有办法治好懂么!”(空松)
不知从哪捡来炸断的长电缆暂时用来捆绑,然而将他带走时却发现理智退化和力量倍化比预想中的还要快速。
就像是精算好时间似的精准地射来一颗子弹穿进他的颈部右侧...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