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LONGA VITA BREVIS

太阳的后裔10

就在大厅的敌军正要有射杀俘虏的动作那一刹那,狙击手们先行开枪,在场敌军全员击中要害身亡,迅速、精准、利落。接手这么多年的特殊任务,空松手下的这群狙击手至今还没有一枪不毙命的例子。在他们确认大厅没有其他危险障碍后,部分士兵迅速进入建筑物内将受困的俘虏带至建筑外同时要解除捆绑和自爆项圈,却看到研究站大门外的特别组与另一批的敌军已经陷入持枪对峙的局面,数量是此方两倍有余,因此重新退回建筑内部。
“指挥部,已阻止敌军用毒,大部分俘虏暂时安全,有伤员,出现人数成我方两倍的后续部队。”(空松)
“竖笛通信,刚获知还有一名敌兵挟持一名俘虏进入地下一楼的生命实验室至今未归,是一名胸外科医生。站内人员推测应该是去获取义体器官和免疫抑制药物。”
“就说没这么简单...”(空松)
当空松正要调遣建筑内士兵下楼寻找未归俘虏时,大厅其中一个安全出口有人出现,是不请自来,身上携带冷冻箱,用手枪架着俘虏,俘虏似乎受伤,受到不小的惊吓,在场的士兵持枪对准之。这样看来敌方的行动计划临时有变,很大的可能性是敌军内部某重要人物生命危急急需器官移植,而被挟持的俘虏很可能原先要被带走进行手术辅助工作,建筑外的敌军是来接应,若不是为了索取重要物品,以他们这些极端分子肯定早就在这里大开杀戒而非这样耐心对峙。
此时隐匿在灌木丛指挥的空松立即动身按照情报组对研究站建筑的结构分析,先从建筑正门两点方向的半地下窗爬进内部,迅速绕进大厅,潜伏在这个敌兵身后,对持枪士兵做出禁止射击的手势,小心抽出军刀伺机行动。捕捉最佳时机,空松跟上去擒住敌兵并光速斩断他的通讯装备再连贯地一刀扎穿其右手腕,手枪掉落同时将俘虏猛推至士兵跟前,士兵将其藏在身后保护。该敌兵背水一战,立即抽出军刀与之抗衡。因为断了联系,外面敌军在喊话,无非就是索取失败时进行无差别攻击的内容。
“外部注意,答应他们条件先稳住,全员安全退回建筑物内。”
“你们几个,快点上楼准备攻击。”
凶险的近身刀战持续,现在要做的是要在内部无声杀死这个敌兵绝不能留逃出的机会。果然因为是有坚定信仰的个体,所以似乎愈杀愈勇,即使一只手废了,刚刚空松在通信的那几秒就被反击划伤多处,且最新一刀刺伤空松的左肋处,他迅速以刀架防才没有造成更严重的伤。他猛用力挥开敌兵,但手中的军刀一并飞出,敌兵借此机会挺着刀长驱直入,空松借位一闪...
“你结束了。”
敌兵的后颈血液喷涌,原来是使诈,空松另一只手上还有一支小型军刺,刚刚故意放手军刀令对方大意轻敌中了圈套。
“毒蜂通信,全员退回建筑物内。已准备就绪。”
这时外部敌军察觉不妙欲退至林中,此方在他们完全隐蔽之前优先击毙几名敌方重机枪兵,出于执行特别任务弹药有限,行动组最好要利用建筑物的防守优势对敌军进行低输出的精准射击,但敌军进入隐蔽状态进行攻击的情况下不可避免出现火力对喷。双方已持续半小时多的猛烈对攻,正进入白热化阶段。
“指挥部通信,一架武装直升机正赶往玛伦达山。”
将近三分钟后,外面有武装直升机的动静,紧接着以研究站正对面为主的周边树林遭受一顿持续一分钟左右的机枪扫射和制导炸弹轰炸,若是这种程度完全可以干净击退敌军,也震慑到附近兵力。武装直升机还未结束进攻时特别组收信运输直升机在途中。武装直升机前脚刚停止开火驶离现场,运输直升机就抵达研究站上空,在建筑前的平地安全降落,下来几个医疗队员在士兵的保护下进入站内,救援和转移工作在双方配合下有序进行。在善后部署时空松捂着火拼之前粗略自包扎的伤口,匆匆扫一眼那些医疗队员,却没有看到阿瑞尔的身影。
“已确认所有生还者全部登机。”
“非作战人员和重伤员将被带至登陆海岸由运输舰载回南十字岛,其余作战人员将继续投入战斗。”
登机后空松依旧没有看到阿瑞尔。
“不来最好...”
“请脱掉上衣。”
是医护人员,给空松注射疫苗后缝合了他左肋处刺穿得比较深的伤口,并处理其他外伤。现在战局紧张,只容许重伤员回归安全地带,因此他负了伤还是要留下来接受调遣。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