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LONGA VITA BREVIS

太阳的后裔09

“理应是萍水相逢。”
脑中浮现,刚刚在视野里逐渐变远变小的,还高声对他喊“活着回来吧”的阿瑞尔。没错,活着才是一切,这种时候不能奢望什么, 那一刻的想象应该冠名为“妄想”,一个连下一刻生死都没有保障的人本应尽可能避免和“无辜的人”结下羁绊,或者在其加深之前清空,这是对别人负责,也算是给自己积德。对方有什么罪,凭什么要承担羁绊被不可抗力单方面强制击垮时的冲击。现在这种混乱的时代,对他来说女人是什么,还只是趁休战的间隙混迹在港口酒吧随手钓到的一夜情,而不是阿瑞尔那种应当嫁给有前途的政客过上官夫人生活的好姑娘。总感觉她就是司令的孙女,然而他却一直没有攀附权势,跻身权力上层的想法,所以两人终将是陌路。这是一个糟糕的时代,他与阿瑞尔最好彼此只是滚滚红尘中的匆匆过客,自己也要在最短时间内忘掉那泡泡糖一样维持片刻的甜味。
军用运输机内。
“多久了?”
“已飞行5个小时。”
“那么目的地——”
提示传声:“已进入作战区域,现在开始战术地形飞行。”
地点,南十字岛非武装地带,军事分界线东侧2公里,临时作战指挥部。
“太平洋标准时间14点23分,C15区共三座海岛同时遭遇不明突袭,各城镇死伤惨重,南十字岛西南海湾正在加设防卫线。”
“于太平洋标准时间15点13分,我们与赫朗、波江两处的指挥部失去联系,目前状况不明,只知道南十字岛西岸是C15区最后一道攻击阵线,绝对不能失守。”
“第三、第五、第九炮兵连加大火力反击。”
“情报组通信,已掌握敌方以军阀武装为主还包括当地宗教组织圣战军和几支佣兵部队。先遣兵力约一个团的规模。”
“指挥部以西两公里有五架战机被击落,损失一艘巡洋舰。”
“敌方在轰炸11-2号海上油田。”
“第二、第四、第七导弹连准备发射。”
“医疗队α,指挥部东北方两公里有大批伤员与平民急需救援。”
“急报,石鲸岛指挥部失守。”
“一批极端宗教分子在石鲸岛屠杀平民。目前他们正攻略E-3生化研究站,意要释放基地内全部的高危险性传染病毒。”
“侦察组通信,敌方要利用的病毒传播媒介似乎是他们抓获的一批俘虏,包括研究站内部工作人员和我方士兵超过40人。”
“坦克部队已进入城镇中心。增援部队刚登陆石鲸岛东南军事海滩正赶往主战场。”
“紧急命令。在俘虏援救行动失败时不计后果炸毁E-3生化研究站,将存活的感染俘虏一并狙击射杀。防化连洗消任务跟进。”
“总部批准增派医疗救援队和生化部队。”
石鲸岛。空松等后到的士兵从增援部队分流,临时组建特别行动组,正赶往玛伦达山深处的E-3生化研究站。
“我们要争取在敌人下手之前将俘虏悉数救出!没有我的命令即使是受感染的俘虏也禁止射杀!记住了吗!”(空松)
“可是指挥部的命令——”
“此次任务的现场指挥官是我。命令是死的,人是活的,人命高于一切。相信我们一定会两全,否则责任由我一人承担。”
“...”
另一个士兵对这个首次与空松组队执行任务的士兵耳语道:“他无视上级命令可不是一两次,看运气了。”
“情报组通信,E-3生化研究站的高危病毒全部藏在建筑最底层的储存库,没有内部人员的引路并不好找,特别组可以争取时间。”
“收到。”(空松)
此刻特别行动组包围在研究站建筑外围伺机行动。
“毒蜂通信,大厅留有十名敌军正看押俘虏,另两人带着研究人员走向电梯。”
“风筝通信,每个俘虏脖子上都绑有用于个体杀伤的自爆项圈。”
他们应该是去寻找高危病毒,自爆项圈的遥控器很大的可能性在离开大厅的两人手中,即使当狙击手同时射杀大厅的全部留守敌军,接收信号的持遥控器者会引爆项圈杀死所有俘虏。
“亮片通信,全部狙击手准备,当看到有人手持西林瓶或安瓿瓶出现在大厅同时射杀在场所有敌军。迅速地。”(空松)
“收到。”
正全员待机时,突然传来地下爆炸的声响以及巨大震感。
“情报组,地下储存库附近有自爆系统吗?请回答。”(空松)
“情报组通信,据刚得到的E-3研究站设计信息,地下储存库门前一米处有应对非常事态的自爆装置,一旦触发还会使储存库内部空间自动填充树脂。”
引路的研究人员已与敌军同归于尽。拿到病毒也是死,自爆也是死,被当做传染媒介是更坏的死法,估计牺牲者是那么想的。
“开枪。”(空松)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