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LONGA VITA BREVIS

太阳的后裔08

也是奇怪。从刚才,就是重新汇合之后,氛围开始变得有一点尴尬和降温。也许她只是累了吧,空松较为乐观且单线条地认为。出于小松和豆豆子多年的磕磕碰碰,小松语重心长地“教诲”空松,揣测女人心思根本就是自找麻烦,这条定律还并非只适用于豆豆子那种六月天气一样的女子...当他们经过剧场的时候竟同时驻足关注,近期正在上映的电影热门第一是哆啦A梦的最新剧场版。
“哎?难道是频率相同?”
“你的关注点也是哆啦A梦?”
“嗯嗯。这居然还在上映中,赶个巧我们看一场吧,我好像一年半没看电影了。”
“你的两倍,三年。”
“这么夸张!”
排队等候的时候和阿瑞尔细声讨论与哆啦A梦的不解之缘,从漫画本到衍生产品都是满满的故事,她还称自己从看上多啦A梦之后一直就是“科幻中二病患者”。因为是低声讲话,阿瑞尔比较贴近空松,他觉得这样的状态很好,应该是非常好。
“其实我小时候和大雄长得比较像。”
“怎么可能?一个是军人一个是小呆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有图有真相。”
空松亮出手机里的儿时旧照,他和小松和豆豆子在小学四年级时的合照,爱搞怪的他和小松分别戴着师父(即豆豆子的父亲)的两副圆边眼镜,而豆豆子穿一身玫红色的连衣裙。
“哇!真的假的?哈哈哈!两个大雄,像绝了!应该就是你的兄弟?还是孪生的?”
“是的。”
“还有,还有这女孩子完全就是静香啊?!好可爱的女孩子,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呗?”
“啊?”
“我比较喜欢和长得好看的女孩子交朋友。”
“你...?哈哈哈,不过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哈?这解读?...”
两人已入座。
“讲真,每当到剧场看电影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其实就是灯光暗下来的那一刹那。”
“我认为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就是现在,与美人一起坐在剧场,灯光要暗下来的那一刹那。”
此时阿瑞尔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抻了抻手臂,发出咯嘚嘚的骨骼响声。她这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吗?(笑)或许只是隐藏害羞的一种独特方式。
从剧场出来,还好阿瑞尔是一本满足的神情。游乐园之旅,进度条要完。
“来一趟游乐园,最后的收尾不掳走一批战利品算不算白来?”
“战利品?”
“没错。”
结果阿瑞尔乐颠颠地跑去抓娃娃了,一抓一个准,还有其他赠奖品的游戏也是充分体现一个“战利品强盗”的“职业素养”,她自己也买了一堆特产,以至于回去时徒增很多载货,体积总合较大。
“真的毫不手软啊,商家肯定不想见到你第二次。”
“我只是把别人搭进去的财产争回来了而已。”
“你很喜欢玩具吗?像个小朋友一样。”
“这些都是要送人的。”
“弟弟妹妹们吧。”
“嗯。要送给圣子院的孤儿们。”
阿瑞尔伸手示意要承揽全部货物,对于她来说这些重量不成负担,虽然。
“那么,今天就在此分别吧,真的是非常开心的一天。然后这个是——”
“等等,我还是送你吧,东西那么多又遭扒手怎么办。”
原来在刚才空松就已经拜托部下将车开至游乐园停车场。
“好吧。请把我送到圣子院。”
伯利恒街411号的圣若望教堂是个正教教堂,圣子院就在教堂内院。
空松绅士到底,为阿瑞尔分担物品,陪同进入圣子院。里面的孩子们多数是战争孤儿,有些还是残疾,却没有形成悲观的氛围,他们很开朗,拥上来和他们两人打招呼。空松饶有兴趣地将东西分给他们还和他们说起话来,也许是对小孩子来说很有亲和力,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一片。此刻他还给他们唱起儿歌,他的说话声音原本就很好听,唱起歌来更是。
“瞧,你们都不理姐姐了?呀,你很能哄小孩啊。”
“我有吗?”
“姐姐,姐姐,这是你的男朋友吧?”
“阿太,乱讲的话这位哥哥会不高兴哦。”
结果孩子们笑得更欢腾,空松心想,怎么会不高兴呢。
这时空松电话响了,走到一旁接听,向对方报出地理位置。
“是召回吧。”
“是的。”
阿瑞尔将空松带到教堂楼顶,等待直升机到来。此时一只猫跑到阿瑞尔面前,仔细一看是一只俄蓝。
“嘿?莫雷?”
阿瑞尔将它抱起,说这是教堂收养的猫,抚摸着它,在一旁细声对它说话。
“哎呀...能像你这样吃到老玩到老多该好啊?是不是啊莫雷?”
空松听到了。你来当一只猫,我就当你的主人,陪你一起吃到老玩到老。他这样想着。然而此时头顶已有螺旋桨发出的巨响打破思绪。阿瑞尔将一摞的特产递交到他手中。
“再见!”
“再见!下次,下次我请你出去玩!活着回来吧!”
“一定!”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