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LONGA VITA BREVIS

太阳的后裔06

“所以上尉明天是要去见美女吗?!”
“没错,是命运一般的女子。”
空松打了个响指又摸了摸下巴,露出得意且自信的微笑。
“呀~!羡慕死!”
伤病临时宿舍里炸开了锅,纷纷讨论起空松要见面的人。而空松正在试衣服,一个兵架起半身镜。
“就是上尉的主治医生吧,看见好几回了。”
“哇呜~原来是她啊!”
“怎么突然感觉上尉的眼光从地心直接发射到外太空!”
“哎?什么意思?”
“如果你见过上尉的前任就知道了哈哈哈哈哈!”
“崔上士,人艰不拆啊!哈哈哈哈哈!”
“前任?上尉居然有前任?什么样啊?”
“小子,好奇心害死猫!别说没用的,看看我该穿哪件?”
“这...”
“无论哪一件都是perfect fashion吧?哼哼~”
“不是我故意打击上尉。要么取消约会要么赶紧参考时尚杂志去买一身别的?”
“啊?”
“额...因为...这么穿气场太强了,对女孩子来说根本就没有亲和力嘛!你们说对不对?”
“嗯嗯没错,而且不要戴墨镜啦!”
“好吧...斯丁格二等兵听令!立刻陪我去购物!”
“是!”
两人说走就走,走后...
“看来最适合上尉的衣服也就是军装吧...”
“嗯嗯...哎,咱继续聊上尉的前任吧。”
“好,以后别说漏嘴啊,我跟你说——”
对空松来说花这么长时间买衣服倒是头一回,他和他的部下两人拿着手机实时搜索,几乎扫荡了整个商业区。翻手机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椴松的旧照,不穿军装的时候简直就是个“行走的画报”,也难怪,他是要随时撩妹的人...
“我们不无的放矢了。下个目的地就是这几个地方!”
按照椴松生前的购物路线“作战”,最终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连售货员都用欣赏的眼神看呆了几秒。
二等兵竖起拇指,说:“上尉,您可以出道了!”
“我看行。”
餐厅。
“上尉今天是破财日啊。”
“只是起步,明天要接着破。”
“我好不容易出来就跟个大男人一起逛街吃饭,可是某人就不一样了。”
“哈?不想吃?全给我。”
“不不不,上级请吃饭肯定要毕恭毕敬地吃完!”
“这还差不多。”
空松看了看窗外,路边正有交通警察拦住一辆车,当事人是个穿黑色棒球衣、浅蓝色紧身牛仔裤的女子,看背影怎么有点像阿瑞尔。空松感叹自己是有多想见到她,居然看个陌生人都觉得是她。突然觉得自己可笑。喝了一口稍微凉下来的咖啡。
第二天。原本说好开车来的阿瑞尔发文字说还是坐地铁去吧。空松放下手机笑了好一阵,能确定60%,昨天那个警车旁落寞的背影是她,多半是驾照被扣。
地铁站。看见她穿得比较sporty,戴着黑色棒球帽,她不像其他女孩那样出门带着个包。已经确定100%昨天那个人就是她,因为穿着是一样的,倒是与自己的穿着都是一类就放心了。向他走来的时候就能察觉到有黑沉沉的气场。但空松故意问:“是车坏了吗?”
“驾照被扣...”
“哦?怎么了?”
“上车时一个飞车党掳走了我的背包,我无非就是为了追那家伙开车超速了。分已扣完。就是这样。”
“包呢?”
“报警了,让我等。咳,不指望。”
城中心区的地铁站人流熙熙攘攘,很容易遭遇偷盗,既然这妹子从昨天开始运气有点衰,空松就在旁默默担当起私人财产安全的护卫,总感觉遇到事她会随时暴走。巧不巧的,真有个倒霉催的家伙夹出阿瑞尔的皮夹露出口袋一半。正要空松上手制止时阿瑞尔已经狠狠抓住小偷的手腕重重反踢他腿窝使其膝盖重摔在地面,并用力拧了手和手指,咯嘚嘚的骨脱位响声在人群熙攘的地方居然那么明显,哀嚎声响彻整个地铁站引来众人驻足围观,这小子的手十成是脱臼了。她什么也没说,捡起自己的皮夹,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签名笔,卷起小偷另一只手的袖子,在他小手臂上默默写着什么(原来是个左利手),小偷吓得瑟瑟发抖。
“按照地址去吧。”
小偷捂着手瘸着腿匆忙离开现场。
“你写了什么?”
“我们医院地址。伤势。成伤原因。医药费从阿瑞尔.基里连科医生的工资扣。等等信息。”
“你这是...”
“虽然小偷可恨,但事实上不至于让人出手那么重。他被我当成出气筒了...瞬间觉得非常抱歉。”
传说中的烈脾气验证完毕,打了一顿又后悔为什么不在动手前三思。
“我倒是好奇你练了什么格斗技?”
“Krav Maga。哦,又是医院里听到的?”
“略有耳闻...还是放松下来吧。不要被这些事大早上影响到心情。”
“对啊。得好好去玩一趟!”
声线突然切换,瞬间像是个明朗的熊孩子。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