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LONGA VITA BREVIS

太阳的后裔(04)

和煦的微风迎面拂来,沿路的樱花正开得烂漫,日子过得也真快,转眼间就到三月了啊。这是哪里?看周围的风景似乎是南湾的渔场度假村,就是和小松常光顾的那个休养地。像小时候那样,空松坐在小码头沿,将赤着的脚放入澄净见底的水中,悠闲地来回摆动,漾出一圈圈粼粼的涟漪,沧沧凉凉的水温最能抚慰人心。
“空松你能不能别晃脚?鱼都被你吓跑了。”
空松摘下墨镜看了看右边,看见小松在一旁哼着小曲垂钓,哼的是他最爱的那首“fly me to the moon”。
“小松?!你怎么回来了?你在休假吗?”
“什么休假?我们不一直都在这儿嘛。”
“为什么我们一直都在这儿?军队呢?”
“军队?你又抽什么风?咱家三代都是经营渔场的谁跟当兵的有关系了?”
“这...”
“小松哥哥!空松哥哥!走吧我们去打野球啦!”
“啊,是十四松啊!哎?你们都来啦~”
“什么?!十四松?!”
空松蹦起来似的急忙起身望向岸边,完全被眼前的光景震惊到,是四个弟弟!除了一松的其他三人也活着,而且活蹦乱跳的,正推着自行车走来!
“我还没钓到鱼呢,我就不去了。你去陪他们耍耍。”
空松还没来得及听清小松说什么就立即穿上鞋飞奔过去猛地抱住了他们,没刹住差点将他们四个全部都撞到在地。
“哈哈哈哈!空松哥哥,你撞得好痛啊!”(十四松)
“臭松!你就没点轻重啊?!”(一松)
“哥!哥!你别勒了,有话好好说!”(轻松)
“对不起!对不起!能重新看见你们实在是太高兴了!我...”
热泪夺眶而出,悲伤也是眼泪,喜悦也是眼泪。
“哎,你哭什么呀?”(椴松)
“没事...我们走吧。”
一行人有说有笑,来到宽阔的草地。这时轻松手机响了,他掏出来看了一眼,说:“呀?上季冠军邀战了。”
“什么啊?什么啊?”(十四松)
“上次说的那个智力竞技真人秀?”(椴松)
轻松喝了一口饮料,似乎很兴奋地说:“没错,我先会会他。你们先玩。”
“估计你就这样过一天了。”(一松)
“轻松?你怎么了?!”(空松)
此刻,轻松突然七窍流血。
“我?我怎么了?没事啊。”
“你这叫没事?!过来让我看看——”
这时十四松拉住空松的手腕边将他扯过去边说:“我们开始吧,不打扰轻松哥哥了。”力气出奇地大。空松刚抬步被拉走的那一瞬间看见轻松的面孔变成一副死尸脸!
“十四松快放开!你看轻——”
空松转过脸看十四松的时候一股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因为十四松的状态突然切换到那年实验失败后疯癫的样子,脸上挂着空洞呆滞的大笑脸令人不寒而栗,他咧着嘴继续说:“空松哥哥,我们忘带球棒了耶!”
“那就用这个好了。”(一松)
“住,住手——!!”(空松)
真正惊悚的场面来了,一松毫不费力地生生卸下他的左手臂,血液喷溅并流了一地,还一脸若无其事地递给十四松!
“哈哈,我们有球棒了。”(十四松)
“快住手...”
“怎么?空松哥哥不想玩野球吗?那足球怎么样?”
十四松先放开空松,双手托着下巴开始向上拧,顷刻间皮肤破裂,肌肉拉断,王蚯蚓一样的大动脉被扯断,像喷泉一样喷出血液溅在周围人身上,更是溅入空松的眼中,颈椎骨咯咯作响着断裂,空松在近距离非常细节地看到一个人头怎么把自己的头拧断,他还抱着那个血淋林的头颅,头颅说话了:“你看,足球也有了!”
虽然军人对血腥的承受能力强于普通人,但巨大的精神冲击还是引来强烈的呕吐感。这还不算完,十四松剩下的身体就像玩足球一样,抛起头颅奋力一踢,头颅重重地撞上椴松,“嘭”地一声,椴松的身体就像一颗西瓜被重锤砸碎一样,因一个物体的撞击就出现爆破物炸裂身亡的效果,碎得非常彻底,肌肉、内脏的碎片伴着血液像覆盆之水一样洒落满地!
“你们...”
瞬间,空松的眼前一片血红。他怔怔地僵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崩溃到欲哭无泪,说不出任何话来,直至眼前的血红转全部变为漆黑,眼睛一闭一睁时感知到又一个明亮发白的陌生空间...
“主治,病人醒了。”
“让我看看。”
这里是ICU无误。
“听得见我说话吗?听得见吗?听见就眨眼试试。”
空松照做。
“你说'医生'。”
“医...生...”
“精神反应、听力、语言能力保留。帕克,请继续观察。”
“是。”

评论
热度(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