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LONGA VITA BREVIS

伊卡洛斯(02)

这次回归本部,椴松的葬礼是其次,主要因为空松本人负伤,接受军功表彰之后得到上级的病休批准,留在本部军医院疗伤。这不同于往常的伤筋动骨,短短两个星期内空松出现身体不明原因受损,有官能退化、全身肌肉无力的症状,内脏功能紊乱及衰退、内出血,容易陷入昏睡和幻觉。就在这两天,他基本上从睡梦中醒不过来,醒来就吐血,他可能会因此丧失战斗力,随时都要结束军旅生涯。不过多久还查出除了空松以外,他带领的连中曾在天琴岛废弃医院附近作战的一小队七名队员都出现相同症状,由于战地没有相应的医疗条件,正更替作战人员,陆续让伤兵返回本部接受治疗。
此次负责空松的主治医生是一个28岁的年轻医学精英,毕业于巴尔蒙克陆军学院临床医学系。主治医生中年龄算小的了,倒不是恶意揣测人家可能是个有背景的军官二代,年纪轻轻就可以在医院混得顺风顺水。其实正逢非常时期,无论是军人还是军医要经历的战斗或治疗案例都猛增,是立功晋升、受军队重用机会最多的时期,也耳闻这位主治医生就热衷于积极投入前线战地的医疗工作,积累的经验和功绩足以让上级忽略其年龄来信任和重用。当空松听到这位医生的名字时莫名产生兴趣,她叫阿瑞尔.基里连科。基里连科,与现任海军陆战队司令维克托.普里耶维奇.基里连科是同姓。也许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军队里东欧裔原本就很多,撞姓难免。阿瑞尔,听上去感觉会是个温柔漂亮的女子,不过凭多年经验,其实不能指望军队中有什么可人。
当那位主治医生一边看着病历本一边无声走入诊室时空松才感到自己的判断既是错误又是正确的,因为她确实是个美人但看上去一点都不温柔。这女医生是个相当俊秀的短发女子,拥有白皙的皮肤和比东亚人更加立体的五官,却又能明显看得出东方人的相貌特点,是混血无误。那栗色微烫过的短发长度其实也刚好可以扎起来,她将左边的头发别在耳后。身材修长英挺,看上去有170以上的样子,干净的白大褂内穿着一件清爽周正的淡蓝色衬衫,配一条肥瘦刚好的黑色西装裤更显腿长,一双平底黑色露背皮鞋,简单利落,明显多几分寻常女子没有的英气。看上去有点让人难以接近,因为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见惯生死之人特有的冷漠气场,早就是个命运判官了吧,面无表情地只轻微抬眼看了一下空松,就进入机械性的问诊,声音低沉略沙哑。而空松再仔细注意到她的眼睛时才发现其蓝灰色的漂亮右眼,右蓝左褐,是少见的异色瞳...不过,这类冰冷优秀且令人心生敬畏的女人是空松最不敢随便对待的,便正了正姿态,抛弃杂念,不再观察她的脸,暂时忘记对方性别和长相,认认真真接受诊断。
结合她手中的体检资料和问诊情况,以及预防医学研究组人员刚刚的送来一份病理分析报告,医生初步判断空松应该感染上了一种目前未知的病毒,未知的意思就是尚无治疗手段的意思。这并不像是敌军使用的生化武器,因为这种病毒并不会致命,也不会瞬间让人丧失战斗力,敌军没有理由使用此类温和的病毒作战。这种病毒目前不会构成急性传染,推测其作用就是逐渐使人丧失官能直至成为植物人,虽不会死人但后果还是比较严重的。至于治疗药物,她轻描淡写似的说,只要在克隆人身上试验出抗毒血清就好了,完全可以在短时日内治愈。用克隆人试出血清...这句话令空松的心凉了一半,虽知道这种事不能怪医生残酷,但刚刚的好感度有些下降却是真的。
正当他要起身回病房的时候,医生临时补充一句:“松野上尉。请务必控制自己的情绪,避免激动和悲伤。切记。”
“谢谢你,医生。”

评论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