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 LONGA VITA BREVIS

Chicago Fool |爆豪胜己和她

先前的女主人设:http://asurakirilenko.lofter.com/post/1dd3f064_12b2f827f

【爆豪立场】

她叫列那,不知是名还是代号,是我导师“地狱坦克”马尔斯的熟人,好像在生命科学院有亲属,她会经常协助我们的实习和训练。马尔斯称赞她天赋异禀,却又可惜她不肯做职业英雄。

这家伙个头到我肩膀,具体几岁不清楚,不过看着也就刚成年的样子,可能和我一样。一对漂亮的蓝绿眼让她看着像个鸳鸯眼白猫,她指着稍微更无神的右眼说,这眼睛是假的。

马尔斯说她是芝加哥本地人,可以带我熟悉生活环境,但我感觉她对芝加哥很多事情一无所知,甚至反过来变成我在照顾她。她会间歇性出现认知障碍,犯一些低级错误,比如看不懂某些路标,去银行不会办理业务,对衡量单位完全没概念,不会算数,看不懂钟表只能看电子表,儿童水准的误读文字,去超市指着避孕套说帮她看看这是什么口味的糖,总之给人的感觉不是智障就是文盲,经常让人感到火大,甚至会觉得是故意的。也只有战斗时让人感到十二分的可靠,因为她确实天赋异禀。我听闻她失踪两年再回来时已经变傻了,正在慢慢恢复认知,列那身上有很多传闻,不过我并不打算了解更多。

我承认天生脾气暴躁不好相处,不过自从高中毕业,经过一连串的社会磨练,我觉得能大概能收敛自己的脾气了。我本以为这辈子除了针对废久,就不会再对一个人如此坏脾气。看来我还无法从公开撤销英雄资格以及在无法澄清事实的情况下对着公众深鞠躬道歉的阴影中走出来,就算远渡重洋换了个全新的环境,我的无名火又投向一个无辜之人。而她,从来不会对我的怒火作出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一副多数时间像陶瓷娃一样的空洞面孔上,其嘴角会有轻微上扬,就如同她看到猫在她跟前耍宝卖萌时一个表情,说实话这个和善的变化更像是一种挑衅和嘲讽。她要是个男的该多好,不爽打一架就好了,不过除了竞技场上和任务上的搏斗以外根本不可能捶女性……

今天,列那不知道哪个筋搭错,瞧她这又是唱哪出戏。我话没说完就突然伸手扶住我双臂,唱起歌,是某短视频app最近带火的撒娇歌,唱着唱着还带撒娇动作各种比心,第一次有人凑我跟前撒娇。妈的,有模有样……挑衅是不是?

“起开。”

“还生气吗?”

“对。”

“啊,撒娇歌没用啊。好吧,我还是去把义眼升级好了,更贵更聪明的那种,啥都能识别。”

“先把那玩意儿(app)卸了,够蠢了还学蠢。”

后来我没见她三天,再回来时戴着眼罩,她说手术了,装了个更高级的义眼,很多东西扫一眼就知道什么意思了。确实,打那时起,她很少跟在我旁边了。清净,这很好。

后来好几次我看见她显露需要帮助的神情,目光扫过我,我似乎知道该怎么做,但她扭头跑外边去求助别人了。这个蠢货,我刚刚离她2米不到……


评论
热度(9)
©  | Powered by LOFTER